久久久久国色av免费看|久久精品无码中文字幕老司机|九九99久久精品国产

小說︰大唐︰從歸義軍開始

小說︰歷史-無金手指

作者︰戰五渣

簡介︰歸義軍!一個極少數人知道,孤旋西北,卻心向大唐的晚唐最後猛士軍團!歸義軍!照亮了晚唐的最後高光時刻!但種種原因之下,歸義軍沒能重振大唐的輝煌!而是隨著唐滅逐漸退出歷史舞台。意外之下,現代人張延思穿越到了讓無數世人惋惜的晚唐。現在人張延思選擇了逆流而上!一路破除艱難險阻,讓歸義軍不再那麼悲壯。讓大唐能夠重鑄輝煌,再次屹立于世界的舞台中心。

角色︰張延思,張延

大唐︰從歸義軍開始

《大唐︰從歸義軍開始》第1章 這是穿越了免費閱讀

恢復了知覺的張延思此刻感到頭痛欲裂,同時胃里像是有團火在燒一樣,難受至極。

閉著眼一只手揉了揉胃部,一只手揉了揉額頭,本以為能夠緩解一下身體的不適。

沒想到經過按揉之後,比之還要難受,胃里居然開始翻江倒海起來。

“嘔…”

“咳,咳…嘔…”

胃里從下自上的那股沖涌之力根本受張延思的控制,最終還是忍不住吐了出來。

嘔吐過後,胃部總算舒坦了一些,而且腦門上也出了一層細密的汗珠,頭沒有那麼疼了,眼皮也不是那麼沉了。

不過嘔吐過後,喉嚨些火辣辣的難受,擦了擦嘴角,張延思伸手摸向身後的背包,打算把礦泉水拿出來簌簌口,但是卻摸了個空。

大口喘了兩下粗氣,張延思睜開了雙眼,打算找一找背包,可映入眼簾的場景,讓張延思一愣。

用力揉了揉眼楮,目光在有些昏暗的屋內快速掃了掃,身後是一張木質的大床,但是床板距離地面有些低,大概只有二十公分左右,有種榻榻米的感覺。

挨著木床的是兩口木箱,靠著窗子還有一張木質的像是茶幾一樣的書案,之所以稱為書案,是因為上面放了筆墨紙硯。

除了這些房間內就只有幾個氈墊,幾張矮凳,再沒有其他的東西。

突然出現在這個一點現代氣息都沒有的陌生房間里,讓張延思心里有些忐忑不安。

再次四處打量了幾眼房間後,張延思低頭看了看,結果發現身上的衣物也由一身運動套裝,變成了一件青色的古代款式長袍。

這種詭異的情況,讓張延思目瞪口呆,呆愣了半晌,張延思顧不得身上的不適,從地上站了起來。

伸手看了看掌心厚厚的一層繭子,又抬腳看了看腳上黑色的高幫翹頭鞋子,又抬手摸了摸頭。

將頭上帶著的布套摘下來,拽了拽盤成發髻的頭發,張延思如遭雷擊。

自己的手根本沒有這麼粗糲,也沒有繭子,發型也是鍋蓋頭,跟本沒有這麼長的頭發。

深呼吸了幾下,張延思努力讓自己平靜了下來,在屋內來回走動了幾圈。

仔細觀察了一下窗戶和屋門,張延思眉頭緊皺,心里隱約有些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打開床邊的木箱看了看里邊的衣物,又快步走到書案前,拿起一份類似古代的文書看了看。

名頭’戰後賞疏’四個字,就讓張延思心里有些忐忑,從右到左看過文書的內容後,張延思痛苦的閉上了眼楮,任憑手中的文書滑落在地。

種種跡象表明心里的猜測是對的,這真是穿越了。

這種只有在小說里才會出現的穿越事件,讓張延思無法接受。

只是跟著旅行團參觀了敦煌莫高窟的幾個洞窟,一沒挨雷劈,二沒摸電門,三沒出車禍,怎麼就會穿越了呢。

如果穿越到大唐貞觀之治時也可以,那是大唐最為輝煌最為燦爛的時期。

賣力撲騰撲騰,或許都能和李二一起喝個酒,和凌煙閣的那名臣武將稱個兄道個弟。

可從剛才那份獎賞的文書來看,自己穿越到了唐末不說,還是剛剛從吐蕃手里掙脫,重新回歸大唐不久的敦煌。

這都距離貞觀之治一百多年了,那些光芒耀眼的歷史名人早已成為一堆枯骨了。

再有就是,這總不能到哪旅游,就在哪穿越時空回到過去吧。

不!這一定不是真的,絕對是景區的惡搞。

張延思還是不相信發生的一切,睜開眼楮起身跑向屋門。

“大兄,你醒了?”沒等張延思跑到門口,一個十五六歲左右的少年,打開屋門從外面走了進來,見到張延思跑過來,一臉喜色的問道。

張延思跑到少年的身前,雙手抓住少年的肩頭,一臉希冀的問到︰“這位兄弟,這里是不是還在景區,這是不是景區搞的活動。”

少年被張延思搖晃的一眼發懵,回國神後,少年一臉的急切,“大兄,你是怎麼了,還沒醒酒嗎?你說的我根本听不懂。”

少年的話,徹底澆滅了張延思心中的僅存的一絲希望,大腦變得一片空白。

少年見張延思只是愣愣的盯著自己,神情越發的焦急,伸手拉住張延思的胳膊,“大兄,你先回床榻上躺著,我去找阿耶,讓阿耶派醫師來。”

張延思被少年的喊聲拉回了神,心中涌起的忐忑與壓抑,仿佛抽干了全身的力氣,同時還覺得呼吸都有些困難。

用力喘息了幾下,張延思咬牙邁動步子,打算到外邊冷靜一下。

結果沒主意腳下高大的門檻,拌了一個踉蹌後,一頭撞在了門外的一個石鎖上,張延思頓時兩眼一黑,昏了告訴。

張延思再次醒來的時候,又一次感到頭痛欲裂,而且最為可怕的是腦海里突然多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記憶。

又驚又疼之下,張延思忍不住呻吟了出來。

“耶耶,大兄醒來了。”听到張延思的呻吟聲,守在一旁的少年,立刻一臉驚喜。

少年的父親走到張延思面前,板著臉沉聲道︰“年紀不大卻如此貪酒,幸好這是在家中,不然真是丟盡了張家的臉面。

真是朽木不可雕也,身子好了以後,去壽昌那邊當個十人將吧。”

張延思忍著頭疼,目光掃了一眼過去,說話的是個長得身材高大,相貌堂堂的中年男子。

端正的五官上帶著一股英豪之氣,渾身上下透著一種干練勁。

張延思此刻正頭疼的厲害,雖然被莫名其妙的說教一通,可已經沒心思考慮其他的了。

沒有理會說話的中年男子,張延思重新閉上眼楮,伸手用力在頭上按揉,想讓頭疼減輕一些。

張延思這種酒後宿醉的樣子,讓中年男子臉上露出一股怒其不爭的表情,緊接著眼中又閃過一絲悲傷,隨後嘆了口氣,搖了搖頭轉身出了屋子。

少年望了一眼屋門,也嘆息了一聲,然後扭頭對張延思道︰“大兄,我幫你揉一揉頭吧。”

將張延思的手拿來,少年邊給張延思按頭邊繼續開口道︰“方才醫師來給你瞧過了。你的頭上傷不礙事,就是因為醉酒身子才難受的,歇息一兩天就能好了。”

少年看著年歲不大,手勁卻不。 罅Π囪怪 ,不但沒減輕張延思的頭疼狀況,反而更疼了。

氣的張延思剛想開口說話,眼前一黑,再次昏了過去。

——

作者有話說︰

原創文章,作者︰戰五渣,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hfzcxxkj.com/xiaoshuo/10626.html

發表評論

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