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久久国色av免费看|久久精品无码中文字幕老司机|九九99久久精品国产

小說︰我腦海中有塊智能碎片

小說︰都市-腦洞

作者︰拾光的小孩

簡介︰張洛從小就頭疼,總有亂七不糟的幻听從腦海中發出,沒忍住一檢查竟然是絕癥,誰料幻听不同意,硬說自己才是張洛最耀眼的救星。

角色︰張洛,黃毛

我腦海中有塊智能碎片

《我腦海中有塊智能碎片》第1章 該死的幻听免費閱讀

龍國。

華東市人民醫院腦神經科。

張洛盯著眼前神色嚴肅的主任醫師,忍不住問了一句︰“咋樣啊醫生?”

“你出現幻听多長時間了?”醫生放下手中的CT片,沒有回答張洛的問題。

“快半年了,以前只是頭疼,近幾月過來開始出現聲音。”

醫生下意識的輕輕搖了搖頭,“家屬沒有一起過來嗎?”

听到此話張洛心下已經有了想要的答案,但仍是想從醫生嘴中得到確切的答復。

“您說吧,我是成年人了。”張洛換了個姿勢讓緊繃的身體看上去似乎隨意了那麼一點點。

“腦中的碎片已經壓迫到神經了,區域太過特殊沒有辦法進行手術,你剩下的日子大概就是半年時間了。”

醫生的嘴巴仍在不停的開開合合,但張洛已經一個字都沒有辦法听進耳中。

他站起身來,快步走出了醫院。

……

同一時間,位于華東市中心的康納生物總部,一場重要的會議正在進行中。

突然,會議室的門 當一聲被掀開,一位助理不顧眾人異常的眼神急忙跑了進來。

“總裁,那個電話響了……”

作為華東市首富的女兒,李思思的冷艷眾人皆知。

但听到此話的她卻一時間有些慌亂,腳步急匆匆的趕了出去。

三年前她剛從國外回來參與公司運作,就被別人在酒局上設了套。

那天迷迷糊糊的她只記得有個男人為了救他被人打的滿頭是血,從此便杳無音訊。

直到今天,辦公室里預留的那部紅色電話響起。

“你是說他的生命只有半年了,國際上有沒有可以救治的方法?多少錢都不是問題。”李思思忙問道。

“已經錯過了最佳手術期,沒有任何辦法了。”

李思思一時有點晃神,但遂即恢復冰冷,輕輕的說了句準備車。

……

“系統升級中,已完成百分之八十”

“系統升級中,已完成百分之八十一”

“系統升級中,已完成百分之八十二”

……

如此這般的聲音不間斷在張洛腦海中傳出,以往的他還要碎罵幾句,但今日實在是沒了興趣。

短暫的揪心痛苦過後,反而有一種別樣的平靜。

他在想怎樣度過短短的一百八十天。

比如先教訓教訓一直欺負房東王叔的那個混蛋,放高利貸的那個人渣。

想到這些,一絲微不可察的笑容掛在了張洛的臉上。

他破天荒的沒有去擠公交車,而是隨手攔了輛出租,向郊區的出租房奔去。

司機一路開的飛快,但七輛路虎中間夾著一輛加長版的萊斯萊斯從出城開始起就一直跟在出租車後,不遠不近。

“年輕人,你是不是惹了不該惹的人啊”司機指了指後面,有點後怕似的問了張洛一句。

“前面拐彎停車”張洛咧嘴一笑,他計算過,超過這里計價表就會跳動。

至于跟在後面的豪華車隊,他壓根就沒想到會和自己有關。

郊區的房屋大多都是等待拆遷的自建房,巷道狹窄不說,還錯綜復雜跟迷宮一般。

不一會的功夫,張洛已經消失在汽車無法開進的破敗街道中。

當他出現在自己租住的小院時已是正午時分,火辣辣的太陽掛在天際,但因為周圍建築的遮擋,王叔那點不到六十平米的院子卻是一片陰暗。

“張洛回來了,快過來吃飯吧。”王叔看見張洛走近,忙招呼道。

一共三間平房的院落里充斥著濃郁的中藥味道,不知又是王叔從哪里得到的民間偏方。

一位瘦的皮包骨頭的女人半倚在被子上,透過門對著張洛笑了笑。

“田阿姨今天看起來比昨天精神了不少啊。”張洛對著王叔喊了聲好 ,便樂呵呵的跑進屋里,和躺在床上的女人說起話來。

王叔其實一點也不老,今年才35歲。

只是近幾年妻子生。  呶髏 俱膊咨A撕芏,看起來像是五十的人。

張洛在兩年前租下了他們房子旁邊的單間,不到十平米,每月一百元。

只是這夫妻倆為人良善,對待張洛又似親人,光是每天的蹭飯算下來恐怕都要比房租貴上很多吧。

飯菜簡單,一盤清炒土豆絲,三碗白米飯,但有說有笑間三人吃的卻跟大餐一般。

“王叔,田姨下次的化療費有著落沒?”埋頭扒拉飯的張洛問道。

“有,有……”男人笑意盈盈的望了眼床上的妻子,老臉一紅,回答道。

其實他的口袋中只剩下了不到七百,這樣的話語只是一種安慰而已。

既是給自己,更是給妻子。

“街頭的黃毛這兩天沒有再找你吧,拿去了那麼多還要繼續要,叔,他不是在要錢,而是打著你這座院子的主意。”

張洛一邊收拾碗筷,一邊對男人說。

去年田阿姨檢查出腫瘤,籌不到錢的王叔找街頭的一家小額貸款公司借了五萬元。

直至今天,已經還了近九萬,但仍是還不清。

黃毛三天兩頭的往院里跑,明說暗道就是想得到這點地方。

因為這片要拆遷的消息已是眾人皆知。

回到自己房間的張洛收拾了幾件換洗衣服,從拉鏈已合不上的布衣衣櫃底部掏出六千塊錢來。

接著又從中找出一張銀行卡,那是他這幾年的全部積蓄,四萬九千整。

他閉著眼楮在黑暗中站了好一會兒,努力挺了挺胸膛,這才出了門。

“叔,公司要調我去魔都了,很長時間可能回不來了,那邊工資挺高的”

張洛說話間掏出那張銀行卡,拉過田阿姨瘦弱的手,“這里面有點錢,先給您看病。”

王叔一听這話連連拒絕,男人眼楮紅紅的,“這麼大的事你咋不早點說,我多做幾個菜……”

可就在這時,院門突然開了,走進來的正是黃毛和三個他的手下。

“王大年,你到底還不還錢,沒錢還可以簽合同。 灰 闈├,咱倆兩清不說我今日還能給你一萬。”

黃毛嘴角叼根煙,一臉的勢在必得。

張洛站在王叔身後,不由往前一湊︰“先把一萬拿出來,田阿姨治病需要錢,人最要緊,錢沒了還可以再掙,你說是不,叔。”

“我……”

“你什麼你,你看這位小兄弟就比你明理,說的多好。”

黃毛拍了拍張洛肩頭,輕松一口。

原創文章,作者︰拾光的小孩,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hfzcxxkj.com/xiaoshuo/11391.html

發表評論

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