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久久国色av免费看|久久精品无码中文字幕老司机|九九99久久精品国产

小說︰大唐逍遙郎君

小說︰歷史-無金手指

作者︰貓貓看魚魚

簡介︰在超時空里穿越來去的人中,可能只有江夏會不稀罕皇帝的寶座,一心想穿越回去復仇;也只有他會相信,冷輕舟會拒絕帝都四少之一的趙思驄,會一直等著他。他逃命,保命,修煉武力,招兵買馬,亂世安天下,盛世收古玩,鏢局賭坊,勾欄酒肆,坐擁長安東西兩坊,成為大唐萬人仰慕的逍遙小郎君。漸漸地,他發現阻礙他回去的,不是那些超難任務,不是穿越所需的能量,而是一個又一個出現在他生命里的……

角色︰趙思驄,趙思

大唐逍遙郎君

《大唐逍遙郎君》第1章 這老頭是誰免費閱讀

“撞人了!”

“撞死人了”

“不會又是剎車失靈吧?”

“這種豪車也會剎車失靈?”

“好像是醉駕….”

“好大一灘血,可惜了,年紀輕輕的小伙…..”

“听說就是旁邊燕大的學生…..”

毛毛細雨中,圍觀路人七嘴八舌的議論著發生在眼前的這起車禍。

江夏在被抬上救護車前,艱難的張開了眼楮,眼前血紅一片,︰興醇徽帕,在沖他笑。

這張臉,他好像在哪見過。

他努力的回想著。

這個開車撞了他的人,此時已經被交警控制。 恢 朗竅派盜,還是酒喝多了,一直面帶微笑,淡定的站在那里。

撞了人。

還特麼的一臉不在乎,好像撞的只是一條狗。

但江夏知道,他是故意的。

從他那滿不在乎甚至有些得意的表情上,江夏幾乎可以肯定,他就是故意的。

江夏有點想起來了。

沒錯,是他。

這個開路虎撞了他的人,是那個趙思驄的手下。

顯然,那個號稱京城四少之一的趙思驄,並不只是想嚇唬嚇唬他,而是真的想要他的命。

鮮血順著江夏的頭和臉,流到地上,雨水把濃稠的血,洇散了開來,呈現出一種奪目驚心的鮮艷。

江夏躺在血泊中,努力的回憶著。

導致他今天被撞的原因,應該就是七天前的那個晚上,在KTV里發生的那場沖突。

因為,除了那天晚上的沖突,他自從來到帝都讀書,還從未和任何人紅過臉,產生過爭執。

更不要說是這種存心想置人于死地的仇恨。

江夏腦海里閃過豪華KTV包廂里滿屋子的玫瑰花,還有9層的奢華生日蛋糕,最刺眼的,是桌上精致的奔馳車鑰匙,那是趙思驄送給冷輕舟的生日禮物。

江夏在一片玫瑰花叢影像中慢慢閉上了眼楮,一些雜亂無章的面孔劃過,但,已經形不成完整的記憶了。

因為。

他的意識,正在一點一點的消失。

他的生機,正在一點一點的流逝。

在救護車淒厲尖銳的鳴響中,昏迷的江夏做了一個夢,一個奇怪的夢,夢見一個穿著錦袍玉帶的老頭。

乍一看有點像是電視劇里的玉皇大帝,又或者是森羅殿里的閻王。

江夏努力的想要分清,他是玉皇大帝呢還是閻羅王。

這意味著他是上天堂還是下地獄。

他知道,自己就快要死了。

沒有人願意下地獄的。

還好,不是閻王。

沒等他開口發問,這個錦袍玉帶模樣的老頭,竟然給他下了一道聖旨,要他去建一個閣樓,為24位功臣立牌封神,說等眾功臣元神歸位,他就可以回來了。

江夏听罷,不置可否,對老頭道,“別鬧了,什麼元神歸位,當我是姜子牙。 狗饃癜衲,看你穿成這模樣,也不像元始天尊啊”。

“江夏,你難道不想報仇了嗎?不想去找你那個漂亮的學姐了嗎?”老頭淡淡說道。

江夏大吃一驚,“你是誰?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你怎麼知道我要報仇?還知道我心里想的……學姐她….她在哪里?”。

江夏有太多太多的疑問,要問。

這老頭是誰,怎麼會知道他的事?

“她現在就在你身邊。”

“在我身邊?”江夏四下看去,除了懸空的老頭和他自己,什麼人都沒有。

“我怎麼看不見她,快告訴我,我要怎樣才能見到她?”江夏急了,伸手去拉,卻拉了個空。

“很簡單,只要按某說的做,你就能再見到她了,至于要不要報仇,能不能娶她,就看你自己的意願和造化了。”

“你到底是誰?我憑什麼要相信你?”他想確定這個古怪的老頭到底是個什麼人。

“某是誰,以後你自然會知道的,某再問你一句,還想不想報仇了,想不想再見到冷輕舟?某時間很緊的。”老頭很不耐煩,一副隨時要走的樣子。

江夏忙不迭的點頭,他怎麼會不想呢,他知道自己死得冤,是被人謀害的。

而冷輕舟,那是他暗戀了整整六年的女生。

“那好,記。 饈悄愫湍車腦級,只有完成了這件事,你才能再見到他們,接住。”

老頭說完,寬大的袍袖一拂,兩件東西平直向江夏面門飛了過來,人隨即消失不見。

江夏急了,大喊一聲,“等等”。

這一聲喊叫,讓江夏從夢里悠悠醒了過來。

他定了定神,手指動了一下,兩下,三下,心里一動,我居然沒死?

老頭說,學姐就在身邊的,他急切的想要看見她,告訴她車禍的真相。

但等他睜開眼一看,發現地方完全對不上,自己不是應該在醫院的ICU病房里嗎?怎麼會在一個帳篷里?

難道是發生了大地震?

還是自己出現了幻覺,和學姐又在野外作業?

可這段時間,系里並沒有安排什麼考古發掘活動啊。

老頭還真沒有騙他,冷輕舟此時的確就在他身邊,但卻是在醫院的ICU里,她正焦急的守候在病床前。

醫生告訴他,經過5個小時的搶救,病人的生命體征極其脆弱,主要的傷在頭部,醒過來的幾率不到10%,醫生說他們已經盡力了。

冷輕舟謝過醫生,轉身走出病房,她要去見一個人,直覺告訴她,這個人和江夏的車禍重傷,一定有關系。

趙思驄,帝都首富之子,燕大生物系四年級生,他們家族生意以生物制藥,進口醫療設備,基因測序,疫苗研發生產為主,生意遍布大夏國境內外,在帝都魔都還有幾家頂級的大醫院。

就這樣一個豪門富少,此時在冷輕舟面前,卻是彎腰賠笑,極盡奴相。

像一個下人。

誰叫他發了瘋一樣的喜歡人家。

誰叫冷輕舟是燕大數一數二的美女校花。

“江夏被車撞了,你知道這事嗎?”冷輕舟冷冷的問。

“江夏是誰?不認識,再說了,他被車撞了,關我什麼事。”趙思驄搖搖頭,聳了聳肩。

冷輕舟盯著他的眼楮,看得趙思驄有點心虛。

“別裝了,上次在KTV里被你羞辱的那個,我老鄉,學弟,他被車撞了,這事跟你有沒有關系?”

“人命關天,怎麼會和我有關系,這話可不能亂說。 趺淳捅懷底擦,人死了嗎?”趙思驄眼中閃過一絲狡黠。

“你是不是很希望他—-死—了?”冷輕舟問。

趙思驄毫無顧忌的點頭,“當然,他可是我最大的情敵,有誰不希望情敵從這個世界上消失呢,少個競爭對手總是好事,對吧,哈哈哈哈。”

趙思驄肆無忌憚的笑聲,讓冷輕舟心里明白了些什麼,她知道自己沒必要再問下去了。

“趙思驄,我會查清楚的,還有,如果江夏真的死了,我永遠都不會原諒你,更別想我會同意你,我知道,你們家有權有勢,但我—不—怕,大不了,你讓人把我也撞死。”

“我怎麼舍得…..”趙思驄話還沒說完,冷輕舟已經轉身走了。

這個聞名校園的美女,此時就和她的姓一樣的冰冷。

趙思驄知道,這塊寒冰,用強是不行的,除非她願意,否則就是玉碎。

看著遠去的絕美背影,趙思驄突然想起了什麼,拿出手機撥打出一個電話。

“阿彪,你給我听好了,告訴他們,不準再去醫院搞事,而且,….派最好的專家,去給他診治,無論如何,不能讓他死了。”

“驄哥,你不是想要那小子的命嗎?阿華他們正準備去醫院拔管呢,怎麼……”電話那頭說道。

“閉嘴,听著,去告訴那些老家伙,讓他們想盡一切辦法,別讓那小子死了,但也別讓他醒過來。”

原創文章,作者︰貓貓看魚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hfzcxxkj.com/xiaoshuo/11563.html

發表評論

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