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久久国色av免费看|久久精品无码中文字幕老司机|九九99久久精品国产

小說︰農門悍妻︰首輔大人甦又撩

小說︰種田

作者︰荔枝雪泡

簡介︰宋昭奚穿書了,成了給男主大人沖喜的傻子前妻。極品親戚,家徒四壁,日子慘兮兮。宋昭奚抹了把辛酸淚,擼起袖子發家致富,極品排隊跪下唱征服!唯一怕的,便是那個有活閻王之稱的男主。還好,拿到的是女配劇本,可以隨時跑路!-世人皆知當朝首輔季長風權傾朝野,令人談之色變。他是絕對清醒的野心家,傾城絕色亦不放在眼中,卻栽在了陰差陽錯娶來的傻妻手里,甘願沉淪,如痴如魔。

角色︰宋昭奚,季萍萍

農門悍妻︰首輔大人甦又撩

《農門悍妻︰首輔大人甦又撩》第1章 穿越成傻子免費閱讀

晨曦乍起,宋昭奚渾身酸痛,四周隱約傳來兩聲豬叫。

“賤蹄子,太陽烤糊 了還不出來干活兒?當我們家白撿你回來的?你個不要臉的小賤貨!”

耳邊傳來一陣潑賴的叫罵聲,緊隨而來的一棒子將宋昭奚敲醒了。

宋昭奚吃驚的發現自己在一個豬圈里,周圍幾頭豬拱來拱去。

她這是在哪?

作為一個坐擁千萬粉絲的美食博主兼漢服設計師,不過忙里偷閑熬夜追了本小說,怎麼醒來後到了這樣一個奇怪的地方?

一股陌生的記憶灌入腦中,她穿越到了追的那本名為《首輔又黑化了》的書中,變成了個傻子。

男主名叫季長風,出身寒門的首輔,手段狠辣,機關算。 ㄇ慍 。

傻子是季長風在鄉下的第一任妻子,只因算命的說她能給幼年時體弱多病的季長風沖喜,傻子被季家收留,成了全家欺辱的對象,住在豬圈里,日子過的慘兮兮。

宋昭奚抬頭看著眼前尖嘴猴腮的老夜叉,冷笑了聲。

這季婆子是季長風的後奶,生了二房三房,掌握著家里的大權,對半路撿來的傻子當成豬狗一般肆意欺辱。

季婆子被宋昭奚陰冷的目光看的一愣,這一瞬間,傻子仿佛突然變了個人似的。

“死傻子,還不滾去干活兒,看著我做啥子?再看將你眼珠子摳住來喂豬!”季婆子滿嘴騷話,罵罵咧咧著,揚起手中的棍子又準備打她。

呵……

宋昭奚撿起地上一塊尖銳的小石子,對著身旁母豬屁股用力一戳,母豬吃痛的慘叫了聲,突然失控,勢如破竹般對著季婆子沖了過去。

哼哼。

季婆子嚇傻了,手中的棍子還未落下,便被那老母豬頂飛了出去,手中的棍子高高飛起,砸在了後腦勺上。

季婆子慘叫一聲,趴在地上抽搐著暈了過去,受驚的老母豬闖出豬圈,一路狂奔出了家門。

豬圈傳來的動靜驚動了季家人,二房的女兒季萍萍率先跑了進來︰“賤蹄子,你對我奶奶做了什麼?!”

宋昭奚看著眼前這個肥頭大耳,三角眼,朝天鼻的姑娘,嘖了聲︰“是豬做的。”

“可不就是你這頭蠢豬麼。”季萍萍嫌棄道,她看見這個傻子就覺得惡心。

罵完傻子,季萍萍這才留意到圈里少了頭豬,不禁急了︰“傻子,豬呢?”

“豬發瘋,頂飛了季奶奶跑了。”

听說豬跑了,季萍萍連忙讓家里人出去找後,折回豬圈便準備打她,宋昭奚後退了兩步,季萍萍撲了個空,摔了個狗吃屎。

“賤人,你敢絆我?”

“咦?難道不是你自己摔倒的麼?”

宋昭奚伸出腳來,重重踩在了季萍萍手上,疼的季萍萍吱哇亂叫。

宋昭奚黑眸冷冷的看著季萍萍,眼前這季萍萍是二房的獨女,平日欺負傻子欺負的最厲害。

季萍萍被宋昭奚看的有些毛骨悚然,惱羞成怒的爬了起來道︰“賤蹄子,信不信我揍你!”

“萍萍,她一個傻子,你不要總是欺負她。”

一道溫和的婦人聲音響起,宋昭奚轉頭看去,一個羸弱的婦人走了進來,這人便是她如今的便宜婆婆,季長風的親娘,姚蓮心。

大房夫婦性子軟弱善良,也是這家里唯一對傻子好的人了,可惜太過老實,季老爺子死後,被季婆子和二房三房欺負的抬不起頭來。

要不是大房最能干活兒,賺的錢都交到季婆子手里給全家揮霍,估計早被趕出去了。

季萍萍聞言冷笑了聲,陰陽怪氣兒的開口道︰“大伯母這話什麼意思?當初家里能接受這傻子,還是看在季大哥的面子上,家里管她吃管她。 構蓌唌@聳前桑吭趺矗看蟾緇岫潦榻鴯,這傻子也打不得了?”

“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你什麼意思?生了個秀才兒子了不起。 /p>

季萍萍沖她和宋昭奚吐了口口水,扶著眼冒金星的季婆子回房,口中還不忘罵罵咧咧的。

季婆子很快便醒了,想起剛剛發生的一切,有些懷疑人生。季萍萍坐在一旁不滿的絮叨著︰“奶奶,大伯母要反天了,剛才我不過說了那傻子兩句,她居然敢說我們欺負人,那傻子算人麼?咱們干脆將傻子趕走得了。”

季婆子聞言也覺得在理,當初將傻子娶進門說是為了給季長風沖喜,季婆子根本不信那個,就是想在村民面前博個好名聲,順便惡心惡心季長風那個小雜種,沒想到傻子嫁進來後,季長風的身子還真好了,書也讀的有模有樣。

季長風到底也不是她親孫子,季婆子心底是不希望大房過的好的。

原本見那傻子腦子不好使,吃的也不多,想著當個奴才留在家里干活兒也行,可是想起剛剛傻子那陰冷的眼神,季婆子越想越覺得邪門兒,總覺得這傻子留不得了。

可是就這麼趕走的話,季婆子又怕村子里人說她不管季長風。

在外人眼中,她是個心地善良的後奶奶,為了孫子的病不惜讓個傻子進門,惡事從來都是關上門做的。

恰好這時,二房季大江夫婦在村里人的幫助下,將老母豬扛了回來,院中來了不少人。

季婆子計上心頭,突然沖了出去,哀嚎道︰“沒法兒過了,這日子沒法兒過了!”

“季家奶奶,怎麼了?”

宋昭奚從豬圈里走了出來,冷眼看著季婆子做戲。季婆子伸出手來指著她道︰“鄉親們評評理,這沒家沒口的傻子,我為了長風將她帶回來,好吃好喝的養著,不過訓了她兩句,她居然敢打我,大兒媳婦兒還護著她,我不活了!”

“……”

——

作者有話說︰

原創文章,作者︰荔枝雪泡,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hfzcxxkj.com/xiaoshuo/11885.html

發表評論

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