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久久国色av免费看|久久精品无码中文字幕老司机|九九99久久精品国产

小說︰重生之公主要嬌寵

小說︰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會下雪的綿羊

簡介︰議政掌權嬌貴長公主&知天文地理清冷國師【雙重生】平和二十四年,有勇有謀的嬌貴長公主死于十皇子的刀下。長公主魏傾安,無論怎麼樣都沒有想到那個唯唯諾諾總被欺負,需要她庇護的十皇子,一切都是假的,全是笑話。最後,她不甘離去。重回十五歲年,一切還未發生,她父皇母後身體安康,太子與自己還未離心。國家要護,大仇要報,這輩子,看誰斗得過誰。但是為何,國師不再清冷無欲無求,總翻過我宮牆是為何。

角色︰魏靖平,長公主

重生之公主要嬌寵

《重生之公主要嬌寵》第1章 長公主薨免費閱讀

天色陰沉沉的,烏雲壓在棗紅色的宮牆之上,金碧輝煌的宮殿在暗雲籠罩下暗沉下來,像被熄滅的光。

寬大的寢殿,還懸掛白幡,掩蓋了輝煌,一片陰沉沉的,本是炎熱的天氣,竟有些許冷意。地上十分雜亂,還倒著幾具尸體,鮮血染紅白幡給陰沉的屋內添了幾分色彩。

穿著華麗宮裝的女子跪坐在地上,這女子眉目間沉沉戾氣,一雙眼楮滿是不甘,卻又帶著深不見底的恨意。

“皇姐,有毒酒還有白綾你選吧。”身穿明黃色衣袍,聲音還有些稚嫩卻冷清的少年站在女子面前。

魏傾安的目光落在少年身上,沉默半晌,聲音混沌的嘶啞的說︰“魏靖平,字無凡,平和帝十皇子,區區一個才人之子,我小瞧你了,沒想到養虎為患了。”

“放肆,你敢如此說皇上,罪加一等。”那少年身邊的太監手捧著潔白絹帛,帶著怒氣的喊著。

“罪加一等?”魏傾安嘟囔道,突然仰頭大笑︰“好一個罪加一等!”她踉踉蹌蹌的爬起來,身邊護著她的宮女連忙扶住她。

她甩開宮女的手,踉蹌走到魏靖平面前帶著怒氣指著他說︰“有罪的是你,本宮不懼生死。”突然她舒展開眉頭,伸手撫摸著魏靖平的臉,低笑著,“忘記告訴你,就在你踏入本宮殿內那一刻,我就將你所作所為的罪證,公之于眾了,我倒是要看看你不清不白的皇位還有哪些大臣願意追隨,不知道你的皇位能不能做得安穩。”

魏靖平皺起眉頭,揮手推開魏傾安的手,看著她跌落在地,冷冷的說︰“皇姐,我要的從來不是皇權,不過是想攪亂你們的太平罷了。”

魏傾安跌坐在清冷的地上,紅了眼眶,身後的宮女連忙過來扶著她。

魏傾安握住對方的手,沙啞的嗓子說到︰“寒梅,怪我嗎?莫閑,秋菊,還有春蘭都因我而死,太子和國師都曾和我說過,魏靖平不是好人,是我瞎了眼才會如此。”

寒梅搖著頭,哭著回握她的手說︰“不怪你,公主,都是他人的錯,豈會是你的錯。”

魏傾安回頭望著哭泣的寒梅,拿出身上的手帕輕輕為她擦去淚珠,柔和的看著她許久,將手帕塞進她手里︰“寒梅,不哭,拿好帕子為自己擦眼淚。”

寒梅手里緊握帕子,全身發抖,眼里滿是不舍,小聲喊道︰“公主。”

魏傾安輕拍她的手,抬頭望著冷峻的少年,沉吟道︰“我及笄那年,你故意安排人引我去御花園,看見你被欺負,讓我憐憫你。後來你故意設計墜馬,嫁禍太子讓我對他不滿,讓我們姐弟不和。你知我與六妹喜愛茉莉,你制作了茉莉香借我手贈于六妹,里面加了慢性毒藥,害得她生產時,出血而死。淑妃純妃也是你借我手害死,父皇臨終前,那副湯藥是要了他命的藥,也是你給我的。還有我在朝中的人,皆是你拉下馬然後換上你的人,你卻嫁禍國師,讓我和國師離了心。太多了,太多事情了,還有太多人命了,都是你借我手干的,魏靖平你真是太會隱忍了。”

魏靖平冷哼一聲,道︰“皇姐終于聰明了一回呢,對了告訴你,夏荷是我的人。”

魏傾安盯著眼前冷酷無情,仿佛冰冷的雕像的魏靖平,噗”的吐出一口鮮血,隨後漸漸平靜不再有生氣的說道︰“留寒梅一命,給我毒酒,留個全尸吧。”

“準。”魏靖平轉身離去,眼里流露出悲哀,輕聲喃喃道︰“皇姐,一路走好。”

身形肥碩的太監立刻上前幾步,遞上毒酒。魏傾安將毒酒送入口中,嘴角流出黑色血跡,身體緩緩倒下。在閉眼前,她好似听到了太子的聲音,好似還有南清絕的聲音,喊她安安。

她揚起嘴角說︰“念之,懷澤,原諒我。”

夜里,長公主的鳳鳴殿燒起了大火,天將明亮時,火勢才緩緩熄滅,宮殿里,無人生還。

長公主薨。

京城外,千米外的山中,有軍隊停駐。

“什麼,長公主薨了。”身穿明黃色衣袍男子,面色蒼白,急切的問道︰“怎麼會,她是怎麼死的。”

來報信的士兵,雙手微顫,沉默幾秒,哽咽說︰“我們的人傳來消息,公主飲了毒酒,然後夜里宮殿突然起火,公主尸體就葬于大火之中。”

“砰”茶杯掉落,碎了一地。大家往聲響望去,只看紫色衣袍男子,緊皺眉頭,眼里滿是傷痛,嘴唇發白。

魏靖朝急忙走過去,扶住他︰“國師,可還好?”

國師南清絕微微搖搖頭,閉上眼緩了緩,沙啞的說︰“我以為魏靖平會因長公主在朝中地位,留她一命,沒曾想他如此激進,我們不能再拖了,明天就攻城。”

魏靖朝的眼眶紅了,背過身去咬牙切齒的說︰“好,明日攻城。”淚水奪眶而出,他抬手擦去,輕聲道︰“皇姐,我們會為你報仇。”

南清絕緊緊握住手中的玉佩,心念道︰安安,別怕,等我。

營帳外,高低起伏的知了叫,好似在悼念死去的人。長公主的死訊,讓寂靜的夜不再平靜,危險在不停的彌漫,所有人都在等待黎明到來。

天邊微亮,寂靜的皇宮被一聲驚慌打破。

身形肥碩的太監,皺著眉頭,低聲呵斥驚慌失措的小太監︰“干什麼呢?急急躁躁。”

小太監扶住要掉落的帽子,氣喘吁吁的說︰“許公公,攻進來了,國師和太子攻進來了。”

“什麼,你在這等著,我去通報。”

許成剛想進去稟報,緊閉的門,“吱呀”一聲開了,一雙繡著龍紋的青靴停在他面前。

“有多少人,可攻進城了。”低沉的聲音緩緩傳來。

小太監跪在地下,渾身哆嗦著,結結巴巴道︰“一共……有十……十萬人,還未攻進城門,不不……不過來來報信的侍衛說……說許多大人帶帶家中侍衛前……前往城門,說要開城門,迎……迎迎真天子。”小太監結結巴巴說完,最後說話的腔調染上了哭腔。

“迎真天子。”魏靖平把玩著手中的扳指,喃喃著。突然扳指掉落,他盯著地下碎開的扳指,捂著眼楮,低聲笑了起來︰“迎真天子,哈哈哈哈皇姐你給我添的堵。”

“皇上息怒。”龍辰殿的太監宮女跪了一地。

“魏靖平,好好再享受幾秒做皇帝的滋味,過一會你就要下台了。”

魏靖平聞聲望去,只見魏靖朝和國師南清絕,迎著光一步一步走來,像驅散黑暗的神明降落在人間,來拯救破碎的人間。

連天都不幫他呢,魏靖平嘴角上揚,一副與老友敘舊的神態,輕聲道︰“皇兄,你來啦,等你許久了,若你早點來,皇姐就會還在呢。”

“魏靖平。”魏靖朝怒喝一聲,那雙桃花眼充滿紅血絲,藏著波濤洶涌的恨意,他的右手緊緊握住劍柄,冷哼一聲道︰“今日,我要拿你狗命祭奠亡魂。”

“哈哈哈哈……”突然魏靖平仰頭大笑,笑的彎下腰去,緊接著他帶著囂張的笑容直起身,輕輕擦拭眼角的淚珠︰“我贏了,魏靖朝。”

他往前走了幾步,一雙似喜非喜的雙眸,從懷中拿出的玉佩緊握手中,輕嘆一聲說︰“身份卑微又如何,我不照樣攪亂了這江山,你們都敗給了我。”他轉身奪過侍衛的劍,指向南清絕。

他嘲諷道︰“不知國師,痛失愛人的滋味如何,好受嗎?”突然他歪頭一笑,接著說︰“不如,讓你再看一眼皇姐如何。”

他抬手一揮,許公公立馬進入殿內,推出一輪椅,“咕嚕咕嚕”的聲音,讓壓抑的氣氛,更加詭異起來。

大家都看向輪椅上的人,是一位身穿紅色嫁衣,頭戴金色鳳凰頭冠,頭往下低垂,隱隱約約看出女子蒼白的臉色。

“安安。”南清絕眼里露出震驚的神情,嘴里小聲嘟囔。他心中的怒火燃燒起來,止也止不。  鵲︰“魏靖平,你在干嘛?死者都不讓安寧嗎?”

“國師,別急。”魏靖平走到輪椅後,接過輪椅,輕聲的說道︰“今日引大家前來是為了我和皇姐的大喜的事,特邀你們來參觀,你們不高興嘛?”

“魏靖平。”正說著,魏靖朝突然高聲打斷他的話,嚴厲道“ 你在做什麼?你故意放火讓我們知道,長公主薨了,逼我們提前行動,就為了這些?我以為你只是個貪戀皇權狠毒的小人,沒想到你連羞恥都不要了?你讓讓她死都不安寧嗎?”

魏靖平笑著搖了搖頭,面上帶著些嘲笑的神情說︰“皇兄,一開始我是為了皇權,可是有一天我發現,所有人都被我耍的團團轉,這江山早被我攪亂了,我覺得無趣極了。世人都待我不好,除了皇姐對我好,我對她的感情就變了,我想把他狠狠的佔為己有,所以啊這皇權有什麼重要,現在最重要的是皇姐。”他輕輕撫摸著魏傾安的發絲,溫和的說︰“生前未能娶你,那便死娶吧。魏靖朝,皇位還給你吧。”

他說完,推著輪椅進入殿內,鎖上了門。大家要追進去的時候,“轟”一聲爆炸聲阻止了大家前行的腳步。

旁晚,火終于熄滅,一場鬧劇也這樣落幕。

“來世願你生于普通人家,能快樂平安順遂一生。”魏靖朝復雜的看著一片廢墟的龍辰殿。

平和二十四年,賊子魏靖平爭奪皇位失敗,逝世于龍辰殿內。七月十八日,魏靖朝登基,第二年改號,永安。他登基以後,風調雨順,成為一代明君。

永安三年國師南清絕,娶了逝世的長公主為妻。

他生前曾去清靈寺許願,願能重生,挽救一二,共白頭。

永安十年,南清絕離世。

臨終前,他說︰“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願來生好好相愛。”

原創文章,作者︰會下雪的綿羊,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hfzcxxkj.com/xiaoshuo/11897.html

發表評論

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