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久久国色av免费看|久久精品无码中文字幕老司机|九九99久久精品国产

小說︰皇後是兼職,我的主業是神醫

小說︰古代言情-醫術

作者︰一條閑魚

簡介︰大榮朝三月,異時間三十年。杜若遭人暗算昏睡,夢中靈魂穿越到異時空現代,學醫坐診,當主治大夫。再醒來時,她仍是杜家女扮男裝的長公子。本想憑借醫術逍遙一生,誰知父親卷入宮斗,不慎身亡。親大伯強奪家產,為報父仇,為保母親幼弟,她決然投身太醫院,行走宮庭。太後狠厲,皇上腹黑,王爺病嬌,同僚狡詐……她緊捂著馬甲,斗智斗勇斗瘟疫,十年後,她站在朝堂之上,成為史上首位一品御用太醫,還收獲小包子一枚。

角色︰杜若,杜若馨

皇後是兼職,我的主業是神醫

《皇後是兼職,我的主業是神醫》第1章 一夢三十載免費閱讀

大榮朝仁宗元年,太醫世家杜府,沉香院。

陽光灼熱,瓦藍的天空一朵雲也沒有,所有人都在午睡。

只有初秋殘蟬歇斯底里地鳴叫著,莫名有些曲終人散、不肯早早退場的悲涼。

主臥內,一個面色蒼白的“少年郎”躺在床上,旁邊杌子坐著個梳著雙髻的小丫鬟,正在有一下沒一下地打著扇。

可能是秋困來襲,小丫鬟明顯不在狀態,眼皮子都快合上了。

小腦袋一點一點的,和著扇子搖動的頻率,倒也相得益彰。

不知何時,床上的少年郎悠悠醒來,她瞪大眼楮,盯著雕花床頂的淡翠色床幔,雙目無神,久久無言。

好像是沉迷夢中太久,回不過神來。

又好像是太過于震驚,乃至于蒼白的臉上都染上一層淺色陀紅。

“。∩僖,您醒了?嗚嗚,少爺……少爺……您終于醒了。”

小丫鬟福澤心靈。

第一時間發現主子的甦醒,她先是不敢置信,嘴巴張得老大。

然後,小丫鬟一把扔掉扇子,拼命揉著眼楮。

再然後,她猛地撲到“少年郎”身上,豆大的淚水噗噗而落︰

“少爺,你醒了,太好了,嗚……奴婢就知道,您吉人自有天相,一定會醒來的。嗚……少爺您真是的,一睡就睡了三個多月,奴婢擔心死了,嗚……”

“水,水……”

杜若蹙起眉頭張了張嘴,可能久未說話,她半響才啞著喉嚨吩咐。

連翹連忙起身,奉上茶水。

邊哭邊笑︰

“嗚~還是老爺厲害,大家都說……只有老爺堅信少爺一定會醒來,少爺您當真醒了。嗚……少爺,您慢點喝,當心嗆著。您餓不餓?我這就去廚房……對對對,少爺您都昏睡三個多月了,肯定很餓……不不不,我先去稟報老爺夫人……”

小丫鬟連翹激動得語無倫次,話還沒說完,就屁顛屁顛跑了。

跑得太急太快,還不小心撞到桌子,茶壺茶杯 里啪啦,好一片兵荒馬亂。

她疼得直呲牙,抽著冷氣跑了。

“這丫頭……”

杜若皺著眉,搖了搖頭。

隨即失笑地喃喃自語︰

“我這是一夢千年?呵,真神奇,古有莊周夢蝶,今有我杜若夢穿千年之後,也不知……這夢中場景是真還是幻。”

原來,三個多月前,杜若在自己的十六歲生辰宴上,不小心多喝了幾杯,一醉不醒。

郎中太醫齊上陣,全都束手無策。

所有人都以為她遭人暗算,再也無法醒來。

實際上,她只是做了一個夢。

夢里,她穿越到千年之後,在一個淡藍色的美麗星球,化身為哇哇墜地的奶娃娃杜若馨。

奶娃娃杜若馨在經歷了短暫的不適之後,就認命地接受了重活一次的事實。

從幼兒園肝到博士後,她如饑似渴地吸收知識,最終任職省中心醫院的專家級主治醫師,救死扶傷,受人景仰。

夢里,她很快樂,盡情享受著男女平等的便利,肆意撒歡。她翱翔在知識的海洋中,孜孜不倦地學習,研究各種病例醫理,不亦樂乎……

這個夢很長很美,長到她以為永遠沒有盡頭,美到她認為這是天府的國度。

然而,就在她三十二歲的生日案上,同樣是酒後醉倒。一覺醒來,她又回到沉香院的床上,看到熟悉的房間,熟悉的面孔。

她撫摸著手中的汝瓷茶盞,思緒在夢境與現實中浮浮沉沉,眼底一片迷茫︰

“這場夢太真實了……我……我到底是杜家假公子杜若,還是千年之後的醫生杜若馨?”

“少爺,少爺……”

正迷茫著。

一個身著青衣的丫鬟急匆匆沖進屋子,她喘著粗氣,帶著驚喜和不敢置信的神情看向杜若。

緊接著,她的眼眶一下子紅了。

只見她小心翼翼走到床邊,半跪著伏在床沿,哽咽不已︰

“少爺,您終于醒了!”

記憶中一向淡定冷清的丫鬟剪秋都哭了鼻子,杜若心里頭也不好受,酸澀地撫上她的頭,喚了一句︰

“剪秋!”

“是奴婢!少爺……呃,奴婢失儀,少爺無恙是大喜事,奴婢怎麼還哭上了,真是不該。少爺,你覺得身子有哪里不適?奴婢服侍您寬衣,可好?”

“不忙,我身上乏力酸軟,腹中空虛,你取水來,洗手淨面即可。”

“是!”

剪秋手腳輕快地端來水盆,擰好帕子,仔仔細細給杜若擦洗。

溫熱的水讓杜若舒服得嘆了一聲,腦子也迅速清醒過來,她心里想︰

“我是杜若,杜家二房的‘嫡長子’,從生下來那刻起,就背負著父親母親的殷切希望。杜若馨只是我一場不甘的美夢,僅此而已。”

杜家以醫術傳世,已繁衍數百年,歷時兩朝。

最風光的時期,偌大一個太醫院就相當于杜家開的私人醫院。

後因與皇室牽扯太深,前朝覆滅之時,杜家也遭遇了滅頂之災,死得七零八散。

幸存活下來的先祖吸取慘痛的經驗,留下“杜家每代只允許家主一人進太醫院任職,其余子孫均不允許入仕”的家訓。

入仕象征著權勢,家主意味著錢財。

先祖的想法是好的,這麼一條中央集權制家訓,權錢一手抓,能最大程度壓下所有不服,達到保全血脈不絕、家族不亂的效果。

免得再來一次改朝換代,就真的全族皆滅了。

可俗話說得好,不想當太醫的大夫不是好郎中,不想當家主的紈褲不是真男兒。

隨著時間推移,當過往的悲劇逐漸淡化在記憶中,手足之間身份地位天差地別的矛盾便日積月累加深。

為了爭權奪利博上位,兄弟鬩牆成了必然,好不容易重新昌盛起來的杜家,風雨飄搖。

到了杜若的祖父這一代,更是鬧出低配版的“九龍奪嫡”。

下毒、暗殺、陷害……

種種手段全上陣。

到最後,悲劇重演,偌大一個積年世家只剩下杜若的祖父一根獨苗殘活于人世。

杜祖父痛定思痛,化悲痛為力量,廣納妾、多生娃。決定以一人之力,傳承杜家的血脈。

然而,理想是美麗的,現實卻超骨感。

杜家祖父夜夜耕耘,拼到提不動槍,跨不上馬,也只生了兩兒子。

嫡子杜衡,庶長子杜仁。

原創文章,作者︰一條閑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hfzcxxkj.com/xiaoshuo/11917.html

發表評論

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