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久久国色av免费看|久久精品无码中文字幕老司机|九九99久久精品国产

小說︰快穿之那個反派他開掛了

小說︰現代言情-腦洞

作者︰前路滿滿

簡介︰【雙潔1v1甜寵文】唐枝是個殺人不眨眼的大魔頭,人人見而畏之。某天卻是被一個小拖油瓶給纏上了,小拖油瓶走哪跟哪,惹得她煩不勝煩。為了甩開這個拖油瓶她答應了一只乘黃寶寶的條件,打算帶著乘黃寶寶到三千世界去浪,然而還沒浪幾個世界她發現小拖油瓶就是她身邊的反派?小丑竟是她自己?!大魔頭無話可說了,還有能有什麼辦法,只能把這小拖油瓶寵著唄!

角色︰喻凌,方南

快穿之那個反派他開掛了

《快穿之那個反派他開掛了》第1章 世界一︰首富的小嬌夫免費閱讀

唐枝是個大魔頭,雖然有著一張國色天香的臉,但誰都不想見到她。。

只因她那爆表的戰斗力,大刀一出地面都給劈成兩半,幾千年都不能長好。

在大魔頭長達幾十萬年的欺壓下,妖魔們都已經麻木了。

近日,有妖魔發現大魔頭已經很久沒出來欺妖霸魔了,這才發現大魔頭滾去三千世界浪了。

一時間被欺凌眾妖魔感謝天感謝地感謝把唐枝弄走的人,高興得開了一年的Patty。

而此時大魔頭唐枝一點也不顧自己大佬的身份,正蹲在地上,一手撐著下巴,一手往嘴里丟著零食。

看著眼前的一片漆黑,她張口道︰“這就是你的空間?好歹也算是個神獸,自己的異空間竟然是這樣烏漆嘛黑的,說出去都丟死人了!要不是我眼神好都看不清路。”

暗處傳來一絲氣急敗壞的奶音,“我才七千歲還是個寶寶,空間黑點怎麼了?!等我成年了空間就會變成五彩斑斕的顏色了!”

嗤,這驕傲勁還以為五彩斑斕的是它呢。

再說,五彩斑斕的空間長啥樣?會好看?

恕她唐枝沒見識,沒見過。

一只獸獸從黑暗中走了出來,抖了抖身上的毛,很明顯剛才唐枝的話讓它炸了一身的毛。

這就是唐枝以後去三千世界浪的搭檔,一只乘黃寶寶,形似狐狸,背上長著樹枝一般的角。

“行吧。”唐枝大人有大量,不和一只寶寶斗嘴。

乘黃寶寶抬了抬腦袋,傲嬌道︰“你可以叫我桑果,這可是我娘親親自給我取的!她最喜歡吃桑果了!”

“……桑果。”

唐枝不知道這有什麼好炫耀的,炫耀它有娘親?

“切入正題,我幫你穿梭三千世界,你要幫我收集功德助我早日成年哦!”小奶音很嚴肅地道。

唐枝滿含深意地看它,“果。 閌峭蹬虡G吹陌桑 /p>

桑果寶寶被戳穿顯然底氣很不足,“你管我!反正你都答應我的條件了!”

哼,它就是想要早點成年!

乘黃一族三萬歲進入成年期,如果干等著的話它還要等二萬三千年,那得等到什麼時候去!

如今它發現了這條捷徑,它決定要偷偷干一番大事!

反正它一直都是被爹娘放養的,而且它也留信了。

“行吧行吧。”

這小乘黃從家里跑出來一定沒打听過她的名聲,遇見個人就說要去三千世界收集功德,還好它遇見的是善良的自己,不然早被人煮了吃了。

正好她要躲著不久前遇到的那個小拖油瓶,就順勢答應它了。

“別嗶嗶了,快走。”她的大刀已經饑渴難耐了!

黑暗中亮起來一道白色的門,唐枝起身拍了拍身上看不見的灰,大步走了進去。

黑色空間頓時安靜了下來。

.

二十一世紀,海城。

夜幕之下,月亮透過茂密的枝葉照在大地上,樹下原本昏睡的人睜開了眼。

唐枝從地上站起來,扭了扭身子,張口就開。 澳愀藝業氖裁瓷硤,蔫了吧唧的,一點都使不上勁。”

然後她一拳打在了旁邊的樹干上,大樹應聲倒了下去。

“啊啊啊鬼啊——”驚叫聲從樹的另一面傳來,男人一邊尖叫一邊跑,像是後面有鬼追。

一人一獸︰……

“第一次業務不熟練,你就將就著用著吧。”桑果說完,將劇情一股腦的塞進唐枝腦里,匿了。

它得去找找辦法,不能每次都給唐枝找這麼弱的身體。

唐枝找了個地把這具身體的記憶接收完。

身體的主人叫喻凌,今年二十一歲,海城首富的女兒,妥妥的富二代。喻凌母親早逝,父親也在一年前去世,她一個人把公司撐了起來,是個女強人。

但再怎麼女強人也只是個小女孩,春心萌動,和一個男人談起了戀愛,這男人是個鳳凰男,為的就是騙到喻凌的家產。

今天喻凌出現在這就是被那個男人約來的,說是有什麼驚喜,然而喻凌走到一個山坡上跌了下去,腦袋撞在了石頭上,當場就去世了。

怪說不得用著不舒服,都死幾個小時了,身體都僵了!

按著喻凌的記憶,她原路返回了。

喻凌家的別墅修在半山腰,而她現在在山頂,下去也用不了多長時間。

此時別墅燈光大亮,從外面能听到不少的歡呼聲。

唐枝在外面停了一會才邁步走了進去。

走近,更能听見那些嘈雜的聲音。

“方南,恭喜你繼承巨額遺產。 院蠓  絲殺鶩爍緱敲前。 /p>

“不會不會,要是沒有你們哪有今天的方南,你們的大恩大德我方南必銘記在心好吧。”方南拉過身旁穿著暴露的女人親了一口哈哈笑道。

“來來來,干杯哈哈哈哈,慶祝咱們的友誼!”

唐枝推開門,才得看清里面的場景。

客廳里四個男人西裝革履,三個女人穿了比基尼。

開門的聲音自然將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來,方南指著她臉色都白了,說話哆哆嗦嗦的,“喻……喻凌!你…..你不是應該在山上的嗎?”

其他人听見方南的話都不敢發聲了,盡量的縮小著自己的存在感。

不是說喻凌已經沒了嗎,怎麼又回來了,方南害我們,這狗太陽的!

唐枝走到干淨的椅子上坐了下來,睥睨了他們一眼,語氣平淡,“你們繼續。”

原主這眼神不行。 夥 四惺歉鍪裁賜 狹言。

方南將懷中的美女推開,整理了一下儀容,笑著走到唐枝身邊,“親愛的你是不是生氣了!我這不是高興就找朋友來家里慶祝一下嘛!你不高興那我下次就不叫他們來了!”

方南心里著急,他不知道喻凌有沒有听到剛才他們說的話。

不僅歪瓜裂棗還臉皮堪比城牆,唐枝面無表情地看他就是不說話。

方南臉色紅了綠,綠了紅,變臉似的,他咬牙道︰“你听到了剛才我們說得話對不對?既然听到了那就不要怪我們不客氣了!兄弟們和我一起抓住她,她就一個人,抓住了她隨便你們玩!”

其他人一听有道理,別墅的佣人早就被趕了出去,現在這偌大的別墅里就他們這些人,頓時他們眼中凶光畢露。

原創文章,作者︰前路滿滿,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hfzcxxkj.com/xiaoshuo/11927.html

發表評論

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