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久久国色av免费看|久久精品无码中文字幕老司机|九九99久久精品国产

小說︰重生︰成為男扮女裝師父的心頭寵

小說︰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夜亦舒歌

簡介︰大家都說,時傾特別不要臉,自己母親死得早,就賴上朝顏公主了,一口一聲‘師父’叫得好不親密,實際上她把人家當娘親。對此,早上總是賴在朝顏公主床上起不來的時傾有話要說︰你們這些天天就知道八卦的閑人懂個屁!知道她為了守護家園,吃了多少苦嗎?不僅犧牲色相陪睡,還每天吃苦學醫術,劍術,她很苦的好不好?只是,當時傾知道,她敬佩尊敬,每天與她同床共枕的朝顏公主竟是男兒身時……時傾淚目了!

角色︰霍耀青,白斯

重生︰成為男扮女裝師父的心頭寵

《重生︰成為男扮女裝師父的心頭寵》第1章 臥薪嘗膽十二年,終圓夢免費閱讀

天色漸晚,後院里的紅梅開得正盛。

雪又下了,一朵一朵的雪花飄落在時傾的身上,使得她的身子冰涼一片,而她只是沒什麼力氣的,將手中的紙錢一張一張的丟入香爐中。

嘴里喃喃自語︰

“爹爹,哥哥,姐姐,十二年過去了,你們在那邊……都還好嗎?”

時傾的家人,死在了十二年前的一場屠城大火里。

那場大火,毀掉了涼州城的繁華,也毀掉了她幸福的家,她的爹爹、哥哥、姐姐,都在那個亂世中,離開了這個世界。

唯有她,僥幸又不幸的、孤零零的活著。

‘ 當——’

一片瓦片從高牆上掉落下來,瞬間碎裂。

也因此驚嚇到了時傾,她扭頭望去,便看見一個半夜翻牆的、故人。

“白師兄,你是來殺我的嗎?”

白斯一身黑衣,臉上蒙著半塊黑布,他的腰間還佩著一把長劍,在這種天氣里,以這種方式出。 ㄈ徊換嵊惺裁春檬路か。

十二年前,時傾與白斯是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他們一同上學堂,彼此之間關系非凡;可如今十二年過去,一切早已經物是人非……

涼州城的百姓們都說,是時傾的父親做了叛徒,才導致了那場死傷無數的熊熊大火,而白斯的家人都在那場大火中喪生了。

白斯來找她,可不就是來尋仇的嗎?

“時傾,你這十二年來,被你姐夫養得可真好,一張臉白白嫩嫩的,一點都看不出歲月流逝的痕跡,你應該很感激他吧!

“可你知道嗎?

“其實就是他放的火,他是涼州城的罪人,更是我們的仇人,你別再把仇人當做親人了,跟我一起聯盟殺了他吧!”

白斯並非為了殺時傾而來。

他來找時傾,其實是慫恿時傾去殺霍耀青的,因為只有時傾能靠近霍耀青,時傾是一顆很好的棋子。

“原來白師兄不是來殺我的,是來給我洗腦,讓我去殺我姐夫的。”

時傾的眼底浮現詫異、恨意。

但很快的,那股恨意平靜下來,緊接著她冷漠一笑︰

“白師兄,我姐夫是我活在這世上、唯一的親人了,你以為我會听信他人的挑撥離間,去殺我姐夫嗎?這很可笑!

“你走吧,今天晚上的事,我就當沒發生過。”

十二年未見的故人,如今對立而站,香爐里的火燒得很旺,印在臉上紅光滿面,又似血一樣的詭異森寒。

“時傾,你不信我?哈哈、哈哈哈……

“好,你不信我可以,你為了榮華富貴不惜違背你自己的良心也可以,但是,你真的忍心讓你的家人死不瞑目嗎?

“時傾,你知道你姐姐死得有多慘嗎?你知道你哥哥又是怎麼死的嗎?

“還有你爹爹,他一生為民除害,卻落了個叛徒的污名,你這個做女兒的,真的可以坐視不管嗎!”

白斯怒了!

尤記得十二年前,時傾是個只會在他屁股後面追著他步伐跑的小女孩,兩家人甚至因此想過結親。

白斯也覺得,娶時傾做自己的妻子,也不是不可以,因為她听他的話特別崇拜他,眼楮里只有他,再無別人了。

如今十二年未見,時傾不僅不再多看他一眼,還變得這樣的勢利虛榮、甚至認賊做親,時傾再不是那個甜甜的鄰家青梅了。

她變得世俗無比,令他惡心!

“你站住。”

就在白斯失望的轉身之際,時傾叫住了他︰

“白師兄,我會去找霍耀青問清楚的,如果你說的這些都是真的,我會與你合作,親手殺了他!”

時傾的眼楮里,泛起如箭一樣的殺意。

“這把短劍是西域赤練劍,削鐵如泥,送給你防身,萬事小心!”

當時傾終于被說動,白斯轉過身來,頃刻間眼底溫柔一片,就像是十二年前的他一樣,謙謙公子、溫潤如玉。

只是,這溫柔的面孔下,卻是那麼的殘忍冷血,因為,這不就是荊軻刺秦的橋段嗎?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

懂的人都懂,時傾笑容里帶著點悲涼,最終接過短刀︰

“那我就謝過白師兄了。”

//

作為叛臣之女,時傾在涼州城的日子並不好過,總是會有尋仇的人三番五次的來找她鬧事。

幸好有霍耀青幫襯著,那些人才不敢太放肆。

但即便如此,時傾想要見霍耀青其實還是很難,這十二年來,時傾也不過是見過霍耀青一兩次而已。

霍耀青總是以見到時傾便會睹目思人思念時喬為由,不願見她。

但沒想到這次,時傾見霍耀青這樣的容易。

當時傾去找霍耀青時,管家說︰

“時二小姐,我家大人最近忙于公務,不便見你,但是在三天之後,他會去祭拜夫人,大人說,到時候在墓地上相見吧!”

墓地上?

時傾藏在袖子里的手握成拳頭,臉上卻揚著溫婉的笑容︰

“好,麻煩告知我姐夫,我知道了,到時候見,打擾管家了。”

時傾鞠了個禮,就此離去。

//

到了要見霍耀青的那天,時傾一大早就出門了,雪又下了,鵝毛滿天飛,整個涼州城全是白茫茫的一片。

而墓地上,紅梅開得正艷,紅似火、又似血。

姐姐時喬最喜歡紅梅了,時傾摘了一束紅梅,慢慢的蹲下身來放在時喬的墓前。

她嘻嘻一笑,眼楮里溢滿淚水︰

“姐姐,我來看你了……

“對了,待會霍耀青也會來,十二年過去了,這還是他第一次來看你呢……呵……”

時傾喃喃著。

十二年前的記憶在腦中浮現,她的眼底浮現痛苦。

很快的,霍耀青也來了。

地上全是積雪,他順著腳印走,最終找到了時喬的墓地,並看見了蹲在地上的、穿著一身紅衣的時傾。

“時傾。”霍耀青淡漠的喊了一聲。

時傾听到後,緩緩的站起來。

眼楮里的淚水,也在那一刻滾落,她轉身去看霍耀青,輕輕的喊了一聲︰

“姐夫,你來啦?”

時傾的聲音很溫柔,並且梨花帶雨的模樣,看起來楚楚可憐的。

往日里,霍耀青看見時傾這個模樣,怎麼的也得客套的安慰一番,可是當他看見時傾的那一刻,他的整張臉瞬間滯。/p>

“時喬?”

他的亡妻,死而復生了?

“姐夫,我是時傾。”

“哦、哦、時傾。 慍イ錳 衲憬憬懍恕  /p>

霍耀青听見後,臉色慢慢地從呆滯恢復正常,但還是有些心有余悸。

時喬和時傾雖然是姐妹,但實際上,她們並沒有相似到難以分辨的地步。

只是,今日的時傾卻故意往姐姐時喬的方向打扮,甚至她穿的衣服都是姐姐死的那天穿的款式裝扮。

為的,就是給霍耀青一個震撼。

果然,也的確給了他一個很大的震撼,看看,他都嚇成什麼樣了?

“時傾,你打扮成這樣是什麼意思?勾引我嗎!”

今日的相見,本身就是一種較量,互相試探。

不僅時傾清楚,霍耀青也清楚,本來霍耀青來見時傾,就不是奔著敘舊來的。

這一刻,見時傾這副裝扮,他的臉頃刻間就更沉重了。

從驚魂未定、到心有余悸、再到這一刻直接爆發出來,他一把就捏住了時傾的下頜,力道很大,聲音里滿是凶狠的質問。

“霍耀青,我打扮成這樣來見你,被嚇到了是嗎?

“是不是差點以為,是我姐姐從墳墓里爬出來、來找你復仇來了!

“霍耀青,我穿成這樣沒有別的原因,我就是想問問你,我姐姐她到底是怎麼死的?

“是為了救你而死,還是被你狠心殺害、為了救你養在外面的野女人而死?

“我現在就打扮成我姐姐死之前的模樣、站在你面前,你回答我!把真相告訴我!”

時傾被霍耀青捏著下頜,她感覺下巴都要被捏碎了,而她一臉的不屈,就那樣猩紅著雙眼,怒瞪著他。

“哈哈哈哈哈……”

霍耀青笑了,仰天長笑。

“時傾啊時傾,我一直以為你在裝傻,沒想到你是真傻。/p>

“十二年了,十二年過去了,我每天都在等著你來殺我呢,可你就是不來,我還納悶,你怎麼這麼能忍?

“現在呢?听了白斯那小子的話,終于懷疑我了?

“行,那我就告訴你,白斯沒有騙你,你姐姐的確是被我殺的,不僅是你姐姐,你爹爹,你哥哥,都是被我殺的!

“你們全家雖然都死了,但成了我的墊腳石、成全了我的大業。∫菜閌撬烙興盜,你說,對不對。俊/p>

霍耀青狂傲的笑,笑容里全是殘忍。

他倒是意外,時傾居然真的不知道真相,如今來見他,也只為尋求一個真相。

瞧瞧這個女人,她多蠢,簡直蠢到姥姥家了!

“霍耀青,我要殺了你!”

當時傾親耳听到霍耀青承認他殺了她全家時,時傾整個人瞬間癲狂了。

她的眼底猩紅一片,一臉的狂躁,藏在袖子里的短劍,也在那一瞬間抽出來,直直地刺入霍耀青的心髒。

“想殺我?就憑你?”

霍耀青武功高強,時傾不過是個會點三腳貓招式的弱女子,霍耀青還真沒把她放在眼里過。

這會兒,他輕輕松松的就握住了短劍,然後一把的奪過,甩開、丟入了梅花林中。

“哈哈哈哈……

“時傾啊時傾,你比你姐姐蠢多了,就這麼點手段,這是給我撓癢癢呢?

“不過,你這張臉生得……倒是比你姐姐還要美……

“在你死之前,成為我身下的女人,也算是讓你嘗過人間滋味了,不算白來人間一趟。

“你就好好的感謝我吧!”

霍耀青放肆的笑。

他一把撕碎時傾一身紅衣,把她摁在時喬的墓碑前,便打算行禽獸之事。

但是,在霍耀青即將親上時傾的紅唇之時……

時傾直接就咬上了他的臉,時傾用盡吃奶力氣去咬,一排牙印瞬間浮現,鮮血直流。

“時傾,你敢咬我?那你就別怪我把你丟入軍營里當軍妓了!”

霍耀青怒目猙獰,一張臉越加可怕。

他一腳踢在時傾的小腹上,打算把她最後的防線撕碎。

然而下一秒,他的身體突然踉蹌不穩、差點倒地,並且眼前一陣天旋地轉的眩暈。

他這才意識到,他臉頰上流出來的血不是紅色的,而是如墨一樣的黑色。

“時傾,你、你……”

霍耀青猙獰的面孔變為恐慌、害怕、不知所措。

“霍耀青,你中毒了,我用我這條爛命換你前程似錦的命,拖著你下地獄,也不虧了。

“對了,霍耀青,你殺我姐姐的那天,其實我就在我姐姐的床底下,目睹了一切!

“可惜我沒有殺你的本事。 橢荒芤恢鋇然。

“當白斯來找我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你肯定會利用我殺白斯,我殺你的機會,終于來了……”

時傾笑了。

笑容似陽光一樣的燦爛,是前所未有的放松。

她早上吃了幾十種毒,這些毒素混在一起相互制衡,才導致她看起來像個沒事人一樣,並且能支撐那麼久。

但是她的身體早已經被毒素侵蝕,毒素入骨,她也馬上要死了,她的大腦一片眩暈……

不過,死又有什麼好怕的?

她親手殺了霍耀青,她也終于能去和她的家人團聚了。

時傾看著斷了氣的霍耀青,她無比滿足的快樂,帶著笑容終于是慢慢的閉上了眼楮︰

“爹爹、哥哥、姐姐……

“傾兒來和你們團聚了、傾兒真的、好想好想你們……”

原創文章,作者︰夜亦舒歌,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hfzcxxkj.com/xiaoshuo/11933.html

發表評論

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